法院拍卖假包引质疑 女子153万买来法院拍卖房

来源:2020-06-29 17:10:10

  

宜阳县人民法院司法拍卖“高仿LV包”的页面

  2

  宜阳县人民法院司法拍卖“高仿LV包”的页面

  刚挂出5小时,即有超过2000次围观、3次出价,商品价格由350元上涨至450元。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12月20日,河南省宜阳县人民法院“司法网拍”上挂出的拍卖物品——“扣押杜晓琴高仿LV包一个”,引发网友关注。明知该物品是“高仿”的假货,法院可以进行拍卖吗?对此,宜阳县人民法院工作人员称,该物品在拍卖时已标注“高仿”,因此不存在欺骗。但法律界人士表示,“高仿LV包”的性质能否成为合法拍卖物值得商榷,且假冒伪劣产品应被行政机关罚没,而不应再流向市场,更不应该通过司法拍卖的方式再次流向市场。

  法院拍卖“高仿LV包”

  “法院拍卖房子、二手车都不新鲜了,现在连假包也能拍卖了。”20日下午,张晓(化名)向北青报记者提供了一张截图。截图内容显示,河南宜阳县人民法院贴出了一张正在进行的、“变卖”被扣押的“高仿LV包”的公告。

  北青报记者在宜阳县人民法院“司法网拍”上查询发现,从20日上午10时至当晚10时这12小时内,该法院将变卖包括“扣押杜晓琴高仿LV包”在内的5件物品,资产处置单位显示为“宜阳县人民法院”。在这件“高仿LV包”的竞拍页面,法院还贴出了两张能清晰看到带有“LV”花纹和图案等包身细节的大图。

  截至下午5时30分,这件“高仿LV包”已获得网友2226次围观,有4人参与竞拍。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这件“高仿LV包”原本变卖价为350元,每次加价幅度为50元,当天下午5时30分,这件物品已被竞价至450元。

  “高仿不就是假货,这也能拍卖?”张晓对此感到疑惑。

  法院认为注明“高仿”不是欺骗

  “法院拍卖高仿LV包”的消息被曝光后随即引发网友关注。

  20日下午,北青报记者致电河南宜阳县人民法院,询问为何知道是假货还要挂出来竞价。工作人员称,这款包的确不是真的奢侈品牌包,“公告里也说了是 高仿LV ,没有说是真的LV包”。工作人员称,因为变卖页面已经标注了“高仿”这一信息,因此不存在欺骗竞价者的情况。这位工作人员称,此前他们并未拍卖过类似的高仿品。

  该工作人员对北青报记者称,这款包原本属于该院某案件的被执行人,“因为交不上被执行款,所以就把她的物品拿出来竞价拍卖”。北青报记者检索发现,此次拍卖的“高仿LV包”原本属于被执行人杜晓琴,此人因与多人产生“民间借贷纠纷”,2015年3月至7月间被宜阳县人民法院判处偿还数百万元的借款。

  “高仿LV包”怎么定价的

  北青报记者了解,这件“高仿LV包”的竞拍起价350元,除了这个包,杜晓琴还有其他的物品被拍卖,其中有价格为4500元的翡翠玉和1380元的银项链。对于被拍卖物品的定价细节,宜阳县人民法院工作人员解释称,会“根据她买来时的价格,扣掉折旧的费用后定出来”。

  2015年3月,曾有媒体曝出,浙江温州瓯海法院先后两次在网上的司法拍卖平台公开拍卖了一批书画,这批书画落款签章均为现当代名人,但这些书画中有一部分在拍前就已被鉴定为赝品。当时,曾有法律界人士指责,以公开竞价的形式来拍卖假货,有置消费者个人利益于不顾的嫌疑。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我国拍卖法中明确规定,竞买人有权了解拍卖标的的瑕疵,有权查验拍卖标的和查阅有关拍卖资料。“未说明拍卖标的的瑕疵,给买受人造成损害的,买受人有权向拍卖人要求赔偿”。

  律师:应禁止假货再流向市场

  对于宜阳县人民法院公开拍卖“高仿LV包”一事,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认为,从司法执行的程序上来讲没有问题,“法院有公开透明处置被执行财产的权力,将被执行财产变现还钱了结债务,是司法执行的一个主要功能”。

  但韩骁认为,“高仿LV包”的性质是否可以成为合法拍卖物,是值得商榷的。依照《行政处罚法》等规定,假冒伪劣产品应被行政机关罚没,而不应再流向市场。虽然在不影响市场公平、不扰乱市场秩序的情况下,可以灵活处理假冒伪劣产品,但通过司法拍卖的方式再次流向市场,应当被严格禁止。

  北京市致知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张伟律师表示,宜阳县人民法院虽然在拍卖中标注了“高仿”,“似乎没有侵害消费者的知情权,没有违反合同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关于售卖假冒商品的规定,但是拍卖该商品却侵害了LV商标使用权人的合法权益”。

  张伟补充道,根据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三款规定,“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行为,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如果在司法拍卖中出现仿冒知名商标的商品,将会严重损害我国司法机关形象,也违反法律保护合法商标法益的本旨”。

  

女子153万买来法院拍卖房 没等入住就遭霸占

  早报讯 153万买来法院拍卖房,还没等入住就被原被执行人霸占。房屋被执行人为不让买家入住,竟在房屋拍卖当天以欠朋友220元为由将房屋抵押给对方。昨日上午,市南法院的20多名执行法官及法警前往位于清江路的一处小区,对强占他人房屋的被执行人进行强制迁离,搬离家具并清场,将房产归还给现在的合法房主。

  现场:

  法院强迁被霸占房屋

  上午9点许,市南法院执行局的执法人员来到原被执行人刘某位于清江路的房屋内。在多次敲门无人应答的情况下,一旁的开锁师傅上前将锁撬开,开锁过程中他告诉记者,防盗门已经被人从房间里面反锁,屋内可能有人,但打开门后执法人员未在屋内看见一人。客厅里摆放着一组旧沙发,一个麻将桌,卧室的床上及地面还有一些零星的杂物。

  确认被执行人不在现场后,法院工作人员开始清点房屋内属于被执行人刘某的物品,工人们把卧室里的床拆卸后搬离,之后又把其他家具逐件移走。这个过程顺利,并没有出现被执行人暴力抗法的情况。“这套158平米的房子是此前从被执行人刘某处查封得来。”据主办本案的市南法院法官张华介绍,原房主刘某在2011年到2012年间因拖欠民间借贷组织和银行共计百余万元被起诉,法院于2012年对此案进行调解,并依法将刘某名下的这处房产查封、拍卖。今年房子被拍卖给刘女士后,原房主仍然拒不履行法院判决处理。此前法院曾多次与刘某沟通,但对方仍反复以各种理由霸占房屋。

  据张华介绍,早在拍卖生效后,法院就已经通知了刘某,要求其搬出房屋。虽然其搬出了房屋,但是却又将房屋租赁给了别人,阻挠刘女士一家人入住,针对这种情况,市南法院接受了刘女士的强制申请,将屋内的所有有关刘某及刘某租客的物品全部清理出屋,强制执行清理出来的物品将由申请执行人刘女士暂存,被执行人刘某可在10日内前去领取。

  案件:

  为霸占房屋220元“卖”房子

  “我今年2月在市南法院拍卖会上竞拍得手之后,以153万元全款买下这套房子,没想到麻烦接二连三地来。”在现场刘女士向记者表示,今年3月19日,市南法院正式下达判决书并将房屋产权移交给她,这之后刘女士又去房子里查看时却发现房子里竟然有租客在住,问过房客后她得知,刘某为霸占房子,制造出了一份欠款抵押合同,称自己因欠朋友余某220元钱,将这处房子抵押给了余某,之后余某又在刘女士办好房子手续的当天将房子租了出去。得知这种情况后,刘女士到了屋内证明自己是真正房主后,租客配合地搬走了。

  可是房子还没有安稳地住上几天,麻烦又找上门来。今年5月份,余某趁刘女士一家不备又派人撬门后换锁,霸占了房子。法院接到刘女士的求助后,派工作人员前往现场查看情况,并将余某雇来的几名看房人员劝离,还在门外张贴了强制执行公告。

  这之后,市南法院的执行法官联系了刘某和余某,希望他们能够到法院来当面协商解决,“可是他们从来没有露过面,只是辩称自己的行为属于以物抵债,这是毫无道理的。”市南法院法官张华说,包括刘某和余某的债务抵押合同,还有后来余某与租客的租赁合同都没有实际的现金支付,都是没有法律效力的。况且刘某是从银行贷款买的这套房子,房贷未还清之前,房产不能被抵押。


日照水泥制品 http://www.sdguili.com/
江阴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