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能源蓝皮书:可再生能源将成发电能力最大来源

来源:2020-06-28 20:11:13

  一、2016年全球石油市场供应过剩的状况难以扭转

  2016年国际石油供应大幅超过需求的情况仍将持续,IEA预计全球日均原油供应量将出现110万桶的过剩,且年底之前油价不会有明显上升。

  随着市场供应的调整,如果世界范围内一些高成本井退出的话,IEA预计2017年国际石油供过于求的差距将缩小到10万桶/日,而相应的,价格适当地回调应该是可以预期的,油价可能在2016年末或2017年初开始上升。但是这个回调将是有限度的,油价不会太高,50美元/桶可能是个不错的预期。这是因为,这次油价下跌一方面源于需求增幅低于预期,另一方面源于技术进步给供给带来的巨大冲击,这两方面的逆行导致油价急剧下挫。生产技术的进步带来了美国页岩油企业生产效率提升和开采成本下降,大规模生产形成的规模效应也有益于降低开采成本,美国页岩油生产企业对低油价的适应能力还在继续提高,普遍预计当前美国原油生产企业的开采成本已从2012年的高位下降至目前的30—50美元/桶的区间,甚至更低。而美国页岩油的生产周期短、对油价的弹性高,一旦油价出现反弹,其产量会很快回升,也就是说,技术进步提高了石油供给价格弹性,会极大压制价格的回升空间。

  综合来看,2016年油价难有起色,全年平均价格预计在40—45美元/桶或略高的水平。

  二、天然气价格将保持低位,但前景依然光明

  由于低油价和充足的供应,预计管道天然气价格和LNG价格在2016年都将保持低位。

  美国LNG出口有可能影响其国内供需形势,导致供应侧收紧,促使气价触底反弹。Henry Hub全年均价预计约3美元/百万英热单位。由于天然气长贸合同价格随着油价下跌,欧洲天然气市场价格将在2016年承压。预计2016年NBP价格将稳中趋降,维持在6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左右。亚洲天然气需求量将小幅增长,其中中国和印度受气价下调和节能减排及环保力度加大影响,天然气需求增速将出现反弹,但日本、韩国核电项目的重启将降低LNG需求。预计与油价挂钩的日本LNG进口均价约8美元/百万英热单位,现货价格约7美元/百万英热单位。

  近年来,世界天然气储量、产量和贸易量保持了比较稳定的增长。天然气需求旺盛,供需的刚性增长拉动投资增长。加上天然气自身所具有的清洁能源的优势,世界天然气市场前景乐观。随着世界天然气需求持续增长,天然气在世界能源结构中的地位不断上升。1965—2014年,全球一次能源消费年均增长率为2.6%,天然气同期增速为3.4%,全球能源结构中的天然气比重从15.8%上升到23.7%。低碳之路是各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虽然当前天然气发展遭遇瓶颈,但天然气自身的优势以及全球能源向低碳化、清洁化转型的大趋势决定了未来天然气发展的光明前景。

  三、煤炭作为第二大化石燃料的地位可能被天然气取代

  煤炭将很有可能成为2016年增速最慢的化石燃料,其第二大化石燃料的地位也将被天然气取代。据BP预测,到2035年前煤炭消费年均增长约为0.8%,略低于石油,这与近20年间2.9%的增长率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其在一次能源中占比也将下降25%,成为自工业革命以来的最低点。这一转变是否能实现取决于以下因素:中国能源密集型增长的放缓带来的煤炭消费降低与印度、东南亚国家煤炭需求上升之间的对比;美国和中国等国的煤炭以及环境政策对煤炭消费的抑制;天然气的大量供应带来的能源升级对煤炭市场的挤出效应。

  在煤炭贸易方面,近年来澳大利亚超越印度尼西亚成为世界最大出口国,而前四大出口国贡献了80%以上的海运煤炭贸易量,2016年这一格局基本不会出现变化。国际煤炭海运贸易中心将继续向亚太地区转移。印度将以年均6.2%的增速进口煤炭,并超越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煤炭进口国。东盟地区的煤炭净出口将因为自身需求的增加而降低。由于印度尼西亚的煤炭出口商面临种种困境,因此澳大利亚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居于世界最大煤炭出口国的位置。尽管价格一直在下滑,但各国煤炭出口一直在增加。预计每年新增出口能力将达到9500万吨,但当前市场环境下煤炭价格在2020年前不太可能出现反弹。

  四、近年可再生能源有望成新增发电能力的最大来源

  受成本下降和新兴市场国家需求增加的推动,2016年可再生能源仍有广阔的发展前景,但受政策不确定的影响极大。未来较长时间内化石能源将与可再生能源并存,并且仍延续以传统能源为主、可再生能源为辅的局面。从当前来说,可再生能源在低油价的环境下成本仍然偏高。但从长期来看,在合理的政策扶持下,可再生能源仍会有较大的发展前景。

  据BP预测,到2035年前,可再生能源年均增速将为6.6%。届时,可再生能源将占全球新增一次能源总产量的1/4以及新增发电总量的1/3,而其在一次能源中的比例将从目前的3%上升为9%,其在总发电量中的比例将达到16%(不包括水能)。

  在2016年,可再生能源可能成为新增发电能力的最大来源。据IEA预测,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将占新增发电能力的2/3,去除水电的话也占将近一半。

  五、当前可再生能源发电约占全球发电总量的22%

  2015年底巴黎气候变化大会通过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巴黎协议》,该协议对2020年后全球减排做出了明确安排,要求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尽快达到峰值,并在21世纪下半叶达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这是历史上第一份覆盖近200个国家的全球减排协议。专家认为,这意味着化石能源最早可能在21世纪终结。《巴黎协议》的签署,无疑将加快全球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的发展进程。

  国际能源署发布的《世界能源展望2015》预计,至2030年,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全球总发电量的比重有望提高到1/3,可再生能源将成为全球最主要的电力来源。未来15年中,全球大概2/3新增发电装机来自中国、印度、欧盟和美国,剩余近40%来自其他国家。与此同时,全球石油需求可能逐步下降,相对清洁的天然气则是唯一稳定增长的化石能源。而煤炭需求在大部分国家,甚至包括中国和印度两国,都会出现较大幅度下降。该报告显示,当前可再生能源发电约占全球发电总量的22%,远低于煤炭发电的41%,但占所有新增发电装机的约一半。该报告还显示,过去5年中国创造了全球40%的清洁电力增量,中国在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比美国和欧洲的总和还要多。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中国都将是全球清洁能源发展的领导国家之一。(以上内容摘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院长、国际能源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黄晓勇主编的《世界能源蓝皮书:世界能源发展报告(2016)》的总报告部分。总报告撰写组由黄晓勇、王炜、任朝旺、郭海涛、李志传、李圣刚、刘先云和左腾达组成。)

信诺资讯网